星际争霸1.0.8手机版小說愛情小說
文章內容頁

星际争霸1比赛:相思比海深

  • 作者: 柴靜
  • 來源:
  • 發表于2016-01-24
  • 被閱讀252
  • 星际争霸1.0.8手机版 www.hmqqa.icu   懷念一個人比?;掛?。一位九十歲的老人,在妻子去世后畫了十八本畫冊,從年輕畫到白發蒼蒼……

      1

      認識美棠那一年,饒平如26歲,從黃埔軍校畢業,在100軍六十三師一八八團迫擊炮連二排,打湘西雪峰山外圍戰,差點丟了性命。身邊戰友被打中肚腹,腸子流了出來,慘叫之聲讓他“多年無法忘記”。

      戰爭結束,1946年夏天,饒平如的父親來了一封信,希望他借著假期回家訂親。“父親即帶我前往臨川周家嶺3號毛思翔伯父家……我們兩家是世交,走至第三進廳堂時,我忽見左面正房窗門正開著,有個年約二十、面容嬌好的女子正在攬鏡自照,涂抹口紅——這是我第一次看見美棠的印象。”

      兩個人也沒講什么話,父親走過去把戒指戴在姑娘指上,人生大事就這么定了。

      他最喜歡美棠的一張照片,石榴花底下少女鮮明的臉,卷發尖臉細彎眉,放大貼在軍營墻上。內戰之后開始,他不想打,請假回家成婚。

      80歲時,美棠去世,他今年90歲,畫十幾本畫冊,叫做《我倆的故事》,把石榴下的黑白照片重新沖洗,涂一點唇紅,底下寫“此情可待成追憶,只是當時已惘然”。

      2

      婚后時世動蕩,饒平如帶著美棠,在貴州當雇員,為了躲劫匪,首飾藏在車輪子里頭。又在南昌經商,他畫下那個年代里的細節,寫“‘開面店’生意不佳、上夜校學會計、面試糧食局、投簡歷給測量隊、賣干辣椒搞不清楚秤——美棠嘲笑我‘根本不像個生意人,我自思也的確如此,至今還未弄明白稱盤秤要扣除盤重是怎么一回事’”。

      居然這一段回憶最快樂,他畫年青人無事打牌,五人座次都標得清楚,還像小孩子一樣標上每個人的身份——“舅舅”、“表姐”,隔了半世紀了,有趣的細節人總記得。

      兩夫婦住的房子只是一個亭子,加了四面板改成的房間。

      “那個時候真的不覺得苦,好玩,為什么?一到那個下雨,狂風大作,那窗霹靂啪啦的響,又打雷,風呼呼吹,山雨欲來風滿樓,這個詩意,水泥房子領略不到這種山間的野趣。”

      3

      到了1949年,饒平如本來要隨眾去臺灣,又想,“岳父把他女兒嫁給我,是希望總要有個依靠,我要走就不負責任。”就留下來,覺得總有地方容下個寒素的家庭。

      1958年,他被勞動教養。沒人告訴他原委,也沒有手續,直接從單位帶走,單位找他妻子:“這個人你要劃清界限。”

      關口上,美棠有上海姑娘的脆利勁兒,“他要是搞什么婚外情,我就馬上跟他離婚,但是我現在看他第一不是漢奸賣國賊,第二不是貪污腐敗,第三不是偷拿卡要,我知道這個人是怎么一個人,我怎么能跟他離婚。”

      饒平如去了安徽一個廠子勞動改造,直到1979年,他每年只能回來一次,22年,一直如此。

      這二十多年里,夫妻二人,他寫回來的信件都沒有保留,妻子寫的信他大多留著,全貼在畫冊里。這些信里幾乎沒有情感的字樣,都是艱辛的生活,怎么搞點吃的,怎么讓他弄點雞蛋回來,怎么讓孩子參加工作,怎么給他們找一個對象……他依日期貼好,信件有日久殘缺的地方,他用筆填補好。

      美棠是個小暴脾氣,信里有時寫“我很氣你,我很生氣,我越寫越氣”,筆一扔,后邊不寫了,要過一兩個月才又有新的信。

      “她平時對我很好,她說這么的話了,一定是心里受了很大的刺激。”

      他常念及一個女人帶幾個孩子,工資不夠,需要背二十斤一包水泥掙點錢,從孩子口中省下糖塊寄半包給丈夫。他拿手絹包著放枕頭下,吃半個月吃完。她過世后,他現在每經上海博物館,都停一停,“這個臺階里面,我也不知道哪一塊是她抬的水泥,但是我知道,她為了養孩子,為了生活,她背啊,可能她的腰腎臟受損了,恐怕也就是這樣引起的。”

      他每年到過年前,在安徽買了雞蛋、花生、黃豆、油,一層層,用鋸末隔好,租個扁擔,拿棉襖墊著肩膀,坐火車挑回上海,就等妻與子開門的這一下熱騰騰的歡喜,“一晚上這些小孩子可以吃掉差不多一麻袋吃的”。

      有人問:“中間二十年,一直在兩地,難道你們不怕感情上出問題嗎?”

      “想都沒想過。那首歌里唱的,白石為憑,日月為證,我心照相許,今后天涯愿長相依,愛心永不移。這個詩說得很好,天涯,這個愛心是永遠不能夠移的。”

      這是美棠最喜歡的《魂斷藍橋》里的歌詞,青年時代沒有那么重的憂煩時,家中如有客,她讓他吹口琴,自己唱和。現在她不在了,他90歲才學彈鋼琴,為的是常常彈這支曲子,是一個緬懷。

      4

      1992年,美棠腎病加重,饒平如推掉了在政協的所有工作,全身心照顧妻子。從那以后,他都是5點起床,給她梳頭、洗臉、燒飯、做腹部透析,每天4次,消毒、口罩、接管、接倒腹水,還要打胰島素、做紀錄,他不放心別人幫。“我心中沒有一點煩躁的時候,她是我的希望。”

      她病痛中漸漸不再配合,不時動手拔身上的管子。她耳朵不好,看字也不清楚了,他就畫畫勸她不要拉管子,但畫也不管用,只能晚上一整夜不睡看著她,畢竟歲數大了,不能每天如此,還是只能綁住她的手。“她叫‘別綁我’,我聽到很難過,怎么辦……很痛苦。”

      美棠犯糊涂越來越嚴重,有一天稱丈夫將自己的孫女藏了起來,不讓她見,饒老怎么說她都不信。他已經八十多歲,坐在地上,嚎啕大哭。

      她看著他哭,像看不見一樣。

      他說:“唉,不得了,恐怕是不行了。像楊絳寫的這句話,‘我們一生坎坷,到了暮年才有一個安定的居所,但是老病相催,我們已經到了生命的盡頭。’”

      5

      “2008年3月19號下午,她去世,4∶23分,我一進去,我遠遠的,她睡床上,她已經……她的生命已經沒有力量了,她看見我了,流了一滴淚,但是她講不出,也不能動,她的生命就是這么一點點。”

      “那時我們沒有說什么,她已經不能講話,我摸摸她的手,還有一點點溫,我就拿剪刀把她一縷頭發剪下來,放在家里,用紅絲線扎一扎……這是她唯一剩下的東西,那就作個紀念。”

      他小指上細細一圈金戒指,當年父親贈給新人的那個,家境后來貧寒,她已經變賣了,晚年他買了另一只送妻子。

      “這是她的戒指。我說我到北京來,我都帶著她來,讓她也來,讓她也來經歷一番,我不離開手的這個戒指,我今天帶來了。”

      “反正是人生如夢,我今天戴來了,讓她也看看。我的故事,就是這一段,人人都要經過這一番風雨。我就是這樣走過來的,白居易寫,相思始覺海非深……到了這個時候我才知道,海并不深,懷念一個人比?;掛?。”

    深度閱讀

    • 您也可以注冊成為美文閱讀網的作者,發表您的原創作品、分享您的心情!

    熱點閱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