星际争霸1.0.8手机版小說純真年代
文章內容頁

星际争霸电影虫群归来:一頭有名字的牛

  • 作者: 煙水隔
  • 來源:
  • 發表于2016-01-28
  • 被閱讀235
  • 星际争霸1.0.8手机版 www.hmqqa.icu   二黃是頭牛,千萬別當狗。主人喜歡它才給它取了名字,當然也和二黃一身金黃的毛色有關系,不像主人的兒子叫大狗二狗,沒一點狗樣。主人放牛的時候,牛們聚會一起,沒聽到有誰喊牛叫名字。主人喊一聲“二黃――”,二黃“哞――”的回應,那聲音特驕傲。

      二黃是母親在坡上生的。它剛睜開一雙圓溜溜的大眼睛,眼前首先是一個滿臉笑容,眼溢愛意的農夫――它的主人,然后才發現自己的母親。母親舔舐自己的舌頭和主人撫摸自己的雙手是一樣的溫暖,一樣的粗澀。如果不是主人把自己抱到母親的兩個大乳頭下,二黃真以為主人就是母親?;丶業氖焙?,二黃被主人抱在懷里。主人的懷抱比母親的溫暖柔軟多了,二黃真想成為主人的孩子。

      不久,二黃就慢慢發現當主人的孩子并不是好事了,它覺得做牛一定比做人更幸福,它不會被灌輸?;饈?、競爭意識,不必學待人接物之道、各種生活技術,更不用讀書、考試,小小年紀就承受種種壓力。這不,剛剛二狗還因為不想上學被主人打呢,連飯也沒吃就被大狗帶到學校去了。那大狗也真是的,還告弟弟的狀呢,這點就不如大黃(二黃的哥哥,可沒聽主人這么叫過,只有二黃悄悄這樣叫),大黃就從來不告二黃的狀。唉,人道真不如牛道??純醋約河辛礁齔院炔懷畹拇筧橥?,有一雙時刻愛撫的粗大的手,這實在太滿足了,二黃怎能不幸福呢?

      開春了,主人趕著母親和哥哥下田了?!岸?,走!”聽到主人這一聲,二黃高興得蹭蹭主人撒撒嬌,蹦蹦跳跳來到田邊。大黃確實大,比母親都大了,這時正和母親一起準備拉犁呢。二黃撲閃著大眼睛,歪著腦袋左瞅瞅,右瞧瞧,看主人怎么變戲法似的將繩索套在了母親和哥哥的脖子上?!捌皎D―呔!”主人一聲令下,母親卻正回頭看它,結果哥哥抬蹄就走。主人一聲吆喝:“乳牛,跟上!犍牛,慢些,上犁溝!”二黃想,等它長大了,是不是也會被套上繩索,也像哥哥一樣被叫成“犍?!蹦??

      怎么會呢,二黃這名字多好??!“犍?!??那多沒個性。所有被騸了的公牛都叫“犍?!?,要是把我也那樣叫,那和鋤頭、鐮刀有什么區別?只是一件工具,不僅沒個性,連牛性也沒了。二黃想,主人要是敢叫我犍牛,我一定就不聽他的話,而且我也絕不去拉犁??燒庵皇羌偕瓚?,我能去拉犁么?我是誰???我是二黃??!二黃是拉犁的么?二黃連書也不用讀。

      幸福的二黃激動地跳上田塍撒著歡兒――

      “斡斡斡,回――來!”大黃溫順地立定、向后轉,領著母親、踏著犁溝又步伐整齊地回頭走來。二黃看著朝自己走來的母親和哥哥,“哞――”地叫了一聲,哥哥和母親聽出了它的嘲笑,只是低著頭默默地拉犁,主人似乎也聽出了二黃的忘乎所以,揚手甩了一個響鞭。

      第三年的春天,二黃兩歲半了。兩歲半的二黃精力旺盛,而且最近老是煩燥不安,上坡不想吃草,總想追人家的小乳牛。主人喊它二黃也裝沒聽見。

      春雨后的山坡濕滑,大黃貪吃巖頭的嫩草,一不小心牛失前蹄,從山巖上跌了下去,摔斷了腰。主人去看它,它流著淚舔著主人的手卻怎么也起不來了。主人無奈,帶來一升黃豆喂大黃,邊喂邊叮囑:“好好吃啊,吃飽了在這里臥一夜,明天把你捶死算了,別受這罪了。你死了我把你的牛皮剝了,下輩子你就能托生人了。我把你就埋在這里,讓你的魂也有個去處?!?/p>

      夜晚,少了大黃的牛圈,一下子空了許多,二黃心里挺難過,一宿難眠,天明時分才昏昏沉沉地睡著了。忽然鼻子一陣鉆心疼痛,二黃睜開眼,一把粗大的鐵錐已從自己的左鼻孔鉆進,從右鼻孔出來了。一個壯漢正手握著錐子把,另一個見它醒來,趕忙壓著它的脖子不讓它動,而主人手里拿著一個鼻圈正慈祥地看著它。

      “二黃,乖!”主人一邊安撫它,手一邊麻利地將鼻圈頂上錐子尖,錐子退,鼻圈進。

      等它掙扎著站起來的時候,已成了被孫悟空控制了的牛魔王,只有乖乖地被牽著鼻子走的份了。

      下午,主人牽著二黃來到石磨邊,將磨杠壓在了二黃的肩上?!澳冒笛劾?!”男主人一聲吆喝,女主人拿著兩個小草帽頂一樣的東西來了,二黃覺得挺新奇,當女主人把那東西往二黃眼睛上一扣時,二黃一下子感到天黑地暗。它拼命地搖頭,想把那東西甩下來??膳魅嗽誶襖瘧僑?,男主人在后甩著響鞭:“走,二黃。走!”

      二黃很生氣,雖然沒把我叫“犍?!?,但想讓我拉磨,沒門,更不用說還想把我整成瞎子!二黃堅決不向前走,四蹄蹬地,屁股朝后墜?!鞍權D―”一聲,男主人一鞭抽在了二黃屁股上。二黃有生以來還從未挨過鞭子,這疼倒在其次,這忽然一鞭,它不由自主地渾身一緊,一下子跳了起來,石磨上扇便脫離了磨臍。

      主人只好把它解下來,安好磨扇。然后再套,二黃故伎重演。

      整整一晌,主人兩口子氣喘吁吁,可二黃呢,硬是一步也沒有朝前走。男主人搖搖頭嘟囔著:“怪了,這牛怎么就學不會曳磨子呢?”

      二黃喊:“我是二黃,不叫牛!二黃怎么能曳磨子呢?”

      可惜主人只聽見了一聲“哞――”

      第二天,主人牽著二黃,來到田間。二黃知道,這是要叫它拉犁了。二黃昨天已走出了第一步,今天當然不能變節。其實這拉犁不用學,二黃早都看會了。也正因為早看會了,它才知道在什么環節搗亂最帶勁。

      一場下來,主人大汗淋漓,母親也被它帶累得氣喘吁吁。而二黃依然牛氣:“哞――就是不拉犁!”

      二黃終于勝利了!主人不調教它了。

      過了幾天,門上來了位客人,只聽主人說:“這么好的架子,怎么就學不會干活呢?命里造就殺坊里的貨,白疼它幾年?!?/p>

    深度閱讀

    • 您也可以注冊成為美文閱讀網的作者,發表您的原創作品、分享您的心情!

    熱點閱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