星际争霸1.0.8手机版小說微小說
文章內容頁

星际争霸重制版对比:夢(微小說)

  • 作者: 古翼
  • 來源:
  • 發表于2016-02-29
  • 被閱讀930
  • 星际争霸1.0.8手机版 www.hmqqa.icu   夢里的草野,恍若一塊兒畫布,略帶褶皺地鋪展在天地間,無人作畫。即便是夢,這斑駁的土地上也不見有奇花異草。

      蓬蒿騰騰地綠著,粗糙的長葉孩子般裹在徑直的莖上,偶有纖塵,溫柔地伏在上面,薄薄的,妝點出晶瑩的黃。

      槐樹陰下,雜草隨意交纏,似是喝醉了酒,散漫地斜躺在地上,無聲酣睡。螞蟻從干裂的槐樹臉上爬下,左拐右竄,在草根旁堆出個鵝黃小土丘,大概是看不慣雜草的睡姿。

      槐花的香氣舒舒淡淡,就著微弱的風和夢,一連飄飛到好遠好遠。

      綠布上帶有自然的紅白斑點,連著遠處房屋的影,像星星,帶有深意地眨呀眨。于是隱約能看到曲折的小路,路上依舊睡著雜雜的草,拉了黃土蓋身,像要睡到地底下。

      中午的太陽傻瓜似的在天上發呆,炙熱的陽光烤著身子,越烤汗越多。茅草卻悠閑地躺在屋頂,一動不動,曬出健康的棕黃。半掩的木門后,總像有股涼氣,與發亮的黃土墻顯得格格不入。

      我張張干燥的唇,咽了口唾液,當是解渴,即便這是夢,我并無渴感,且當自討娛樂。天上的云朵隨意地飄著,整個天都是它們的,一念之間,便遮了日。

      田野上的風急急趕來,還帶著鐵器的鏘鏘聲?;贗吩犢?,蓬草微曳,四下無人。側耳細聽,微有人語,嘈嘈切切,不幾時,望到田野盡頭并排行著幾個人影,一番推推搡搡過后,徒留一人向此處行來??掌兄渙秈魍俠?ldquo;沙沙”聲和漸起的腳步聲。

      人影越來越近,能分出人面的曲線和壯實的身形?;屏誠?,略帶油光,衣襟大敞著,露出胸膛,布衣下挎著深藍的包,褲腿堆積著卷到膝蓋?;平盒習卟底鷗贍?,一邁腳,地上便浮起團團塵煙。目光遇到,他臉上的肉一橫,牙齒微露,無聲笑笑,隨即恢復到原狀,手還是橫著鋤頭,頭還是朝著木門,步伐也并未減速。

      云朵沒有停下,發白的光從田野盡頭趕來,恍若一把刷子,整齊地涂抹,卻偏偏留下一道陰陰人影。

      男子停步在木門口,胳膊輕快地伸出去,手腕簡單地一彎,只聽“叮”的一聲,鋤頭倚在了黃土墻上。鋤頭偏著,在寧靜中歇息。男子的大手順勢拍在木門上,并無刻意地刮劃,便可聞“嚓嚓”聲。木門裹著一層笨塑料,苦澀的“嘎吖”一聲,門開了,里面稍暗,有一口水缸在門邊閃著光,后面是頂大的木箱,箱子上是瓶瓶罐罐,盆盆碗碗。箱子右面是昏暗的土炕,箱子左面,有金色的陽光從塑料窗子穿過,撲在干白的柴木和爐子上,后被生銹的爐鐵收了去。

      男子邁著輕步挪進屋中,眼睛瞅著熟睡的女子和嬰兒,腰微彎,把布袋子輕放到陰涼處。他又緩步走到箱子前,拿了邊緣開裂的水瓢,眼睛向油污附著的電燈一撇,用力抿了抿嘴唇,深吸口氣,胸部隆起,沒有嘆氣的聲音。一會兒,他走到水缸前,低頭俯身,彎了約有九十度,才見臂膀有抖動,此后立刻直起了身。男子抬首,瓢邊擠在唇邊,架在牙上,喉嚨上下竄動,下顎時收時放,一時滿屋子只有“咕嚕咕嚕”的喝水聲。

      女子從炕上坐起,眼神半張著望著男子,發絲略有些凌亂地貼在有汗的額頭,絳唇顯出條條干白。大概也是一場夢,卻是匆匆結束。

      男子用袖子擦了下嘴角,回頭看看女子,挪著步子把瓢放回到箱子上,又伸直了手掌去抓深藍的包。他嘴角上揚,帶動了眼角淺淡的皺紋,濃眉舒展,轉身將包擱在炕沿。

      女子的眼睛大張,閃著好奇的光,身子朝前一傾,雙手拄在炕上。男子打開包裹,從里面掏出小白袋包住的冰棍兒,看著女子的臉,嘴角笑意更濃,露出淡黃的牙齒。他把手往前伸了伸,但褶皺的臉一下變了顏色,手微抖,脖子僵直。

      女子眼神冰冷,抬起一只手抓住冰棍兒,急速把它橫在男子面前,身子坐直,另一只手撫開額頭的發絲,緊皺的眉頭向上一挑,眼睛張得更圓。緊接著她迅速指向破舊炕革深處的凹凸不平的鐵盒子,眼里有濕潤的光。這是夢,但似乎聽到了嬌弱的聲音。

      男子接過冰棍兒,雙肩微駝著坐在了炕沿。男子張了張嘴,轉頭看向熟睡的嬰兒,無聲,他眼神柔和,摻著祈求,又伸出手將冰棍兒送到女子胸前。

      女子緊咬著牙,面色透紅,眉頭緊鎖,一揮手,“啪”的一聲,將冰棍兒打落掉炕,后轉頭,不再多看男子一眼。男子低頭,撿起冰棍兒,將它重裝回深藍布包,亦不再有所動作。

      田野中的紅白斑點,還在調皮地眨呀眨。綠布上無人作畫?也許早已不需。田野飄來的槐花香,像瓊樓仙樂,悠揚著穿過枝條編排的籬笆,驚動了雪花般純白精致的蒲公英。這是夢,夢里的蒲公英還帶著明亮黃嫩的花。

      女子睫毛微顫,柳腰輕彎,似嘆非嘆地呼出一口氣,低頭抬手,打開包裹,拿出冰棍兒,把白袋子揭開,露出里面白瑩清涼的冰棍兒。女子眼皮上抬,澄澈的眼睛打量著男子亂蓬蓬的頭發,把冰棍送到男子面前。男子咧嘴一笑,一手抓了抓頭,一手接過冰棍兒,眼神款款地落在女子玉潤般的臉上,牙一咬,腮幫子一鼓,又一鼓,喉嚨向上一提,小半根冰棍兒入了腹。男子把剩下的大半根冰棍兒伸了過去,冰棍兒瑩白與男子手指的黑黃相襯,卻不知誰襯托了誰。男子轉過頭,朝門外看看,另一只手揉了兩下膝蓋,又轉了轉腳踝,后一手支著炕沿,站起了身。隨即他眉毛輕揚,面露疑惑,站著轉頭看向女子,女子也直坐著身子,抬首望著他,男子還伸著遞送冰棍兒的手,冰棍兒身上還冒著騰騰白氣。

      只是這一瞬,恍若時光靜止,夢也深到了極致。

      男子恢復了常態,會心笑笑,把手抬高了一點。女子用力一抿紅唇,然后唇的顏色染上了香腮,她睫毛又是一顫,眼皮放了下來,小口張開,一小塊冰棍兒便含在了嘴里。此時男子手臂微有顫動,嘴角上揚得很不自然,女子抬眼,純凈的黑眼睛一轉,似嗔怒地瞪了他一下,伸出纖嫩的手,握住男子凸出的指節,順帶著把冰棍兒接了去。男子呆站了一會兒,伸出了雙臂,停在空中,片刻又收了回來,舔了舔嘴角,望了望熟睡的嬰兒,提起炕沿的深藍布包,轉身向門外走來。

      太陽依舊傻瓜一樣呆呆地看著,我的影子被風吹得有些稀薄,一片恍惚和凝寂中,我看到男子重新拿起了鋤頭,滿院都是蒲公英的種子。

      我張了張口,然后張開眼睛,面前還是一望無際的綠野。

    深度閱讀

    • 您也可以注冊成為美文閱讀網的作者,發表您的原創作品、分享您的心情!

    熱點閱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