星际争霸1.0.8手机版小說故事新編
文章內容頁

星际争霸经典比赛高清视频:據說拿鐵很天真

  • 作者: 葉無雙
  • 來源:
  • 發表于2016-02-18
  • 被閱讀733
  • 星际争霸1.0.8手机版 www.hmqqa.icu   第32杯拿鐵

      洛葵坐在沙晴路星巴克落地玻璃窗前的桌旁。深黑色的桌面整潔地擺著一臺小巧的淺紫色電腦,旁邊放著一杯慢慢變涼的拿鐵。星巴克的美式拿鐵,底部是意大利濃縮咖啡,中間是加熱到60℃~65℃的牛奶,最上面一層是不超過半厘米的冷牛奶泡沫。

      洛葵專心致志地敲著鍵盤,沉浸在一個個或悲傷或煽情的小資情調故事里。

      洛葵是一名業余寫手,小有名氣,但只能說還在成名的路上。她尚沒有穩定不菲的收入,卻無妨她穿著休閑隨意的江南布衣,身上散發著若隱若現的Guerlain香水,旁邊擺著Fendi女包,在每天下午三點至五點,坐在星巴克里點一杯拿鐵,寫一個下午的稿。

      今天在這家星巴克里點的第32杯拿鐵,被洛葵不小心碰倒。白色的泡沫浮在地上,如電腦里那個花開無言的故事。

      坐在鄰桌穿深色西裝的男人慌忙把腳移開,可他的鞋無奈已成了裝著拿鐵的船。

      男人皺眉,卻也不發火。他快步走去幾步之外的衛生間,十分鐘后他出來時,洛葵已從旁邊商場里買好一雙42碼的駱駝男鞋遞上。一番推托后,男人有點不好意思地穿上了。剛剛合適。男人的腳有多大,穿幾碼的鞋子,對于洛葵來說,太容易看得出了。之前,她的時間多得曾經一度專門研究過這個。

      洛葵的笑容帶著靦腆與抱歉。這種境況,即使她是白骨精,也沒有誰忍心掄起棒子了吧?更何況,她也是無心的。

      黎鶴昕看著她笑了。

      活著的意義

      次日下午,洛葵來到星巴克的時候,再次見到了黎鶴昕。他穿得很隨意,一件灰色夾克配了一雙棕色的休閑皮鞋,手里翻著一本書,桌上擺著一杯卡布奇諾。

      不知道是不是所有的文字工作者都愛幻想,洛葵有個不知道是好還是壞的習慣:總會標簽式地猜想一下新認識的對象。

      這時,黎鶴昕也看到了洛葵。短暫的對視微笑之后,兩人友好地攀談起來。

      黎鶴昕是某廣告公司的創意總監,有著不一樣的視覺和觸覺,帥氣多金,翩翩有度,屬時下最討女人喜歡的那類男人。

      帥男總是吃香,就算是不痛不癢的聊天也養眼。更何況,黎鶴昕舉止有度,言談不俗,與她一見如故。黎鶴昕說,你比白領還輕松自由呀。

      洛葵只是笑。她不想說自己只是一只被情人養著的金絲雀,一個受不了安靜清冷的大房子而每天出來透氣的人。她不想說,她現在等待著做一件最重要的事情——生一個帶把的孩子,這樣才有可能“轉正”。這年頭,家里的黃臉婆只生出了一個女兒,封建思想作祟而想要個兒子的官們太多了。沈堯就是一個。

      一個下午的隨意聊天,一下子拉近了兩人的距離。

      黎鶴昕說了一句話:“率性隨心就好了,這是人活著的意義。”

      洛葵若有所思。放棄了喜歡的工作,每天不用做報表不用擠公車,就能過著錦衣玉食的日子,這就是我過去三十年來所期待的生活嗎?

      失控的心情

      黎鶴昕說他去年離了婚。

      此刻,沈堯在洛葵身上勤奮耕耘,沖刺后長長地舒了一口氣,然后翻身倒下就睡。洛葵也翻了個身,背向著沈堯,抱著抱枕卻遲遲無法入睡。

      臥室里被沈堯帶來的風水師布下的求子陣,床頭散發著紫色光芒的催情水晶,以及今晚這樣的一場索然無味的月圓之夜歡愛,都只是為了求子。

      洛葵推了推沈堯,“我想重新出去工作。”

      “行……給俺生了兒子你想干啥就干啥。”沈堯顯然困極了,嘟囔出兩句。

      “我想現在就出去工作。”洛葵不依不饒。

      “去吧去吧,現在12點,你想去就現在出去工作吧……你別鬧了行不?明天我還有三個會要開呢。”沈堯有點不耐煩了。

      對于他的偷換概念,洛葵頓時無語了。對一個主要靠情人養活的女人來說,心里多的是逆來順受的意念與略略不安。

      她佯裝生氣地掰開了沈堯壓在她身上的胖腿,坐了起來。沈堯也跟著坐起來,把胖臉湊過來,裝可愛地說:“寶貝……是我錯我錯了……別氣別氣……”

      “得了,我要寫稿。你先睡吧。”洛葵穿上睡裙,走到電腦桌前打開了臺燈。

      QQ頭像適時閃動。黎鶴昕說:“我很想你。不知明天可以見到你不?”

      洛葵飛快地按下,“好。”

      她忽然很想念很想念黎鶴昕。她回頭看看在床上已經迅速傳來鼾聲的沈堯,嘆了一口氣。這種怕失控的心情,已經被壓抑了整整46天。

      黎鶴昕說得對,率性隨心就好了,這是人活著的意義。

      Oneday

      洛葵沒有想到,他們次日見面竟是在黎鶴昕的家。而居然,他們什么都沒有做。

      黎鶴昕的家不大,但是干凈整潔,創意十足。一個靠枕,一盞吊燈,都別出心裁。顯然是一個有生活品位和情調的男人。酒柜內側有一扇儲物墻,上面擺滿了黎鶴昕獲得的各種榮耀。洛葵在上洗手間的時候,特意留心觀察了浴缸與洗手盆——沒有半根女人頭發。雖然墻上的玻璃儲物架上明顯有女人的痕跡,殘留的晚霜瓶子,半支用剩的洗面奶等等,可干澀蒙塵的包裝宣示著已經荒廢很久了。

      他們一起做飯,聊天,吃飯,靠在沙發上看電影《Oneday》,如一對恩愛的情侶,或者尋常的夫妻??吹纈爸型?,黎鶴昕調了兩杯雞尾酒,遞了一杯給洛葵。

      洛葵問,這叫什么名堂來著。

      Warmhug。

      Warmhug。一個充滿心思的家,一杯漂亮的雞尾酒,一場浪漫的愛情電影,一個儒雅體貼的男人,一種放松自由的生活,這才是我想要的生活,洛葵這樣想。和那冷冰冰得像太平間的三層別墅,唯唯諾諾的保姆,滿口官腔偶爾來報到的沈堯相比,猶如提拉米蘇與番薯。

      和洛葵想象的不同,雖然明顯感受到黎鶴昕對自己濃郁的感情,他卻無輕薄之意。他想吻她,她搖搖頭,躲開了。他點點頭,拿起Warmhug靠近嘴邊。偶爾他靜靜地看她,眼里充滿深情。

      落日余暉斜射進來,已是黃昏?!禣neday》的片尾曲響起時,洛葵起身告辭。黎鶴昕約她今晚去吃西餐,波爾多餐廳如何?洛葵搖搖頭,說改天吧。

      波爾多餐廳就在市委旁邊,洛葵不想冒這個險。

      如此曖昧安靜的一個下午,他居然沒有想入非非。黎鶴昕真是男人中的極品。在電梯里盯著數字變化時,洛葵暗自想道。

      桂花的香氣

      沈堯依然隔一段時間就來報到一次。將近五十的男人,多少有點力不從心??陜蹇丫輝儐褚鄖澳茄38械轎弈斡敕蘚蘗?。她心里住滿了另一個人,各種或明媚或憂傷的故事從她的小電腦里款款流出,如不能抑制的深情。

      沈堯像一個活的日程表。他每次回來的夜晚,必定是洛葵的危險期。匆匆的前戲,直接的進入,完成任務后匆匆撤退。洛葵按著隱隱作痛略帶血絲的下腹,獨自走去洗手間沖洗??砝奈郎涓叨舜篤系蕩?,多少女人想享用都沒有這個福分。洛葵看著鏡中帶點蒼白的自己冷笑。

      黎鶴昕的留言都在QQ上。“想你。”“天氣涼了,別忘了添衣。”“《我想和你好好的》上映了,去看不?”零零碎碎的話,一點一點侵沒了洛葵的心臟。她忽然眼淚洶涌而出。

      洛葵決定再去見黎鶴昕。

      在黎鶴昕的家里,這次輪到洛葵下廚,她炒了一桌色香味俱全的菜。黎鶴昕在背后為洛葵解開圍裙的時候,輕輕摟了一下她的腰。洛葵把自己的手按在他的手上,然后慢慢轉過身,準確地對上了他的唇。他的吻,暖而溫柔,讓她聞到了桂花的香氣。

      那個午后,那頓豐盛的菜肴,漸漸變涼,成了陪襯。

      哪個時候最天真

      思前想后,又過了三天。洛葵決定找個合適的機會和沈堯攤牌。

      其實世事都一樣,要想得到,就要先付出,明白了這個道理才能進行等價談判。洛葵想先爭取到了自由身,才和黎鶴昕明明白白清清楚楚地開始另一段關系——她不想以一個靠情人養活的情婦身份和他走下去。

      這晚是洛葵的生日。沈堯說要給她一個驚喜,叫司機接她去了本城最高檔的西餐廳。

      奧地利小提琴家的演奏曲、心形鮮花蛋糕與鉆石戒指,成了陪襯。洛葵顫顫地從包里掏出一份省人民醫院的體檢報告遞給沈堯。沈堯的臉色變了??傻降資羌吡舜蟪∶嫻牧斕?,十幾分鐘后,借著一個電話才離開。

      洛葵快能拿金像獎小金人了。她裝可憐,憋眼淚,扮痛苦,假哀求,通通不過是為了配合那份偽造的不孕檢查單。一切錦衣玉食即將失去,洛葵卻鮮有地聞到了自由的芬芳。

      洛葵迫不及待地打電話給黎鶴昕。這樣一個有特別意義的生日,她想和他一起過??稍謁黨?ldquo;今天是我生日”這句話之前,他就說自己在應酬,在鼎沸的人聲中匆匆掛了。

      洛葵只好約閨密小艾到酒吧喝兩杯。

      小艾還沒到。酒吧一角,一群浪人在酒吧里玩得正high,大聲拍掌和起哄,看樣子在玩真心話大冒險。洛葵的注意力不由自主地被吸引過去。

      “就說你最近的一次印象深刻的艷遇吧。說具體一點,你懂的……”人群中男男女女的曖昧聲打成一片,有人不懷好意地說。

      “呃,最近認識一個寫字的女人,就是那種二三流小作家吧,看起來是清高理智型的,不過也不難搞定。至于在床上……哈,雖然她是食肉獸,不過哥當然有本事駕馭了。”

      “那跟你上次說的那個模特相比,誰的功夫更好一點?”有人繼續發問。

      “這是下一個問題了。你有本事讓我輸了再說吧。”男子仰頭灌了一口啤酒,一臉痞子的笑容,不再說話。

      洛葵也學著他,狠狠灌了一大口啤酒。她別過頭,哈哈笑起來。

      是啊,難道不好笑嗎?對吧,黎鶴昕?

      她不知道自己是怎樣回到住所的,也不知道昏睡了多久。保姆叫醒了她,說有人在客廳等,據說是紀委的人。她起身望著窗外,霧,很濃……

    深度閱讀

    • 您也可以注冊成為美文閱讀網的作者,發表您的原創作品、分享您的心情!

    熱點閱讀